患者怎么方便,互联网就怎么“+”
医软科技
近年来,不管是省会大医院还是偏远乡镇卫生院,都在围绕患者需求推进智慧医疗,极大便利了患者。
大数据计算时间,号源预约精确到分钟
“排队三小时,看病三分钟”。挂号排队时间长、看病等候时间长、取药排队时间长,医生问诊时间短,患者对
此反映很多。即便将30%的号源放到了网上预约,可此前第一人民医院排队挂号的人并没有减少。“以前网上预
约号需要到窗口缴费取号,如果来晚了,取到的号也会晚,等到看病时又要排队等待。”患者吴女士说。

“要解决挂号环节的排队问题,还是要将号源全部放到所有平台预约。”云南省一院信息中心主任谢颖夫介绍,
现在的新系统下预约精准到分钟。“以往8点到医院,可能到10点多才能看到医生。现在稍微提前十几分钟到就
行。”该院门诊部工作人员刘超告诉记者,由于无谓等待的患者少了,整个医院看起来人数明显减少了。

精确到分钟,如何实现?谢颖夫告诉记者:“我们提取了每个医生诊断病人的历史数据,计算出每个医生看一个
病人的平均时间,根据大数据计算出来的时间准确度非常高。”

不仅是云南省一院用上了“互联网+”,云南省一院牵头的医联体内200多家基层医院同样可以为需要转诊的患者
提前预约挂号。“相对于普通网络挂号提前8天,医联体医院预约挂号可以提前15天,优先保证了这部分经过初诊
疑难病患者的就诊。”谢颖夫说。
诊室即可付费,交费不必重新排队
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医生除了给病人诊断治疗,也多了一项新工作:收费。患者在医生诊室直接刷就诊卡
就可以结算检查、治疗、药品等费用,不必再去专门的收费窗口排队交费。

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2017年利用支付宝等APP帮助病人实现了诊间支付,患者在医生开完医嘱后就可以
完成支付,并获得医院推送的检查检验预约、取药等导诊信息。

除了能够办卡缴退费,患者还可以在自助机上免费自助打印检查报告单,以往排队等检查结果的现象也没了。“电
子版可以发送到手机上,不管是去其他医疗机构检查还是去卫生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再也不用担心忘记带检查材料
了。”刘超说。

不过,“可能涉及病人隐私或者直接告知患者不利于治疗的疾病,机器会显示无法打印。”谢颖夫说,整个系统的
设计还是从患者出发。

前台程序简化,得益于后台程序优化。患者完成诊间缴费的同时,患者的药物明细也同时传给了药房,药品自助打
包机将自动为患者配药,患者走到窗口就可以直接取药,以往药品窗口排长队的情况也没了。

不仅门诊部门可以诊间付费,在云南省一院住院部不少科室,同样已实现床旁结算。“以往有些骨科手术患者出院
时仍然行动不便,现在躺在病床上或者到护士站就能完成。”谢颖夫说。

记者了解到,南京市卫计委正积极建设的分级诊疗信息系统率先开通家庭医生预约服务功能,签约社区家庭医生的市
民,可以通过家庭医生提前2-3周预约全市各三级医院专家号,而目前各大医院网站仅向患者提前开放1—2周预约号。
精细化管理进一步提高了医疗供给,患者就医更方便
随着收费窗口的减少,部分收费窗口将被改造为诊室,进一步提高医疗供给,方便患者看病。

由于医疗效率的提升,以前一些因为医疗资源紧张排队等待治疗的患者终于可以提前就诊。主要治疗不孕不育的生殖
医学科医生转黎告诉记者,“以前每天只能看50个左右的患者,如今可以看七八十位患者。”

转黎告诉记者,新系统上线后,医生可以根据自己诊断需要增加诊疗模板,极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以前要是需要患
者做3项检查,得在系统中一项项添加,如今常用的合并检查可以单独建立模块,只要勾选一次就可以了。”

“患者怎么方便,就医流程就怎么修改。”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蒋立虹表示,智慧医院不是原有流程的信息化,
而是通过信息化的手段对患者就医流程进行再造。从实际效果看,“老年人到医院看病往往都有年轻人陪伴,网络预
约、诊间支付接受度都非常高。”蒋立虹说。

远程看病,在云南也已渐渐成为现实。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神经内科主任医师杨昆胜教授端坐在电脑前,通
过电脑终端一边查看患者病史,一边同远在临沧市凤庆县人民医院的主管医生详询患者的病情,为凤庆的一位患者完
成了远程诊疗。

“基层检查、上级诊断,上级开方、基层治疗”,不少县、市患者不必因急难杂症长途跋涉。目前,云南省的远程可
视医疗网络已覆盖16个州市、129个县的204家医疗机构,辐射到妇幼卫生系统、乡镇卫生院、监狱系统内的医疗机
构,累计完成诊疗量200余万例(次)。

实际上,医保卡能否直接在诊室结算,医院单方说了并不算。“经过沟通,省医保中心认为尽管政策上没有明确允许,
但这是医保报销新方式的重要探索,安全性也有保障,还是给予了支持。”蒋立虹介绍,该院病人健康数据如今已经
与云南省卫生部门联网,随着越来越多医院并入该系统,也为在患者同意时跨院检查结果调取提供了可能,将进一步
方便患者。